满城

艺术家的

我以前也觉得叫人的时候只念后面两个字,女生可能还好吧,男生就。。

直到有一天突发奇想【蓄谋已久】去注意。

我们班男生的称呼方式真是...........

另外,阿琳笑我是定语狂魔=-=如果有机会八一八她。哼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每当我可爱的诱惑者细致地研究纳博科夫的时候,会对外界(除了我)显示出一种厌恶的状态,认真学习是他的天性,就像他的眼睛和声音会惹恼嫉妒与傲慢。他每次脱掉他的衣服走过来的时候,疤痕还模模糊糊的有些影子。

印记。

就像我爱上他是因为(毫无道理的)向我挥舞的手臂,也许,我的意思是我有这个猜测,这个被守护的天使带着我耀武扬威的徽章。

是这样的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那个郑轩就不可能有机会牵起他的手——感谢他拥有的经验和力量。

 

作为狂妄过度高傲自大的学生,有的人的确做的非常过火,这种行为时常让他们断了后路——任何后路,如果,除非他们识相地(愚蠢的大脑中理智终于占了上风地)消失。然而,他们一旦有机会聚成一个群体,哪怕两三个人,也敢招摇过市。

所以那天,我想应该是新学期开始后两个月又三天,像往常一样郑轩准备向往常一样从主教楼回到宿舍。全能的上帝委派天使更改了我的路线,这种至为纯洁的生物把我推向了一出闹剧的发生点。中心人物,他,我的思恋对象,可怜的,诱惑的,诗歌一样的,我的景熙。

远远地看上去并无不妥,如果解释一下的话,就是大家都非常的平静,景熙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,开始我还有些怀疑是他向他们约好了浪费掉年轻过剩的活力,然后散落在地上的,他的书和笔记,巍巍颤颤地在风中,说明了这一切的情况。

没有任何过渡或者伏笔,场面从推搡到混乱也没用多长时间。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一边暗暗蓄力的人。

如果不是他的话,我会出手吗?

不会。

我曾经以为离开幼稚的温室,昔日的郑轩就有机会做一个安安稳稳的“成年人”——毫无干劲也行,但起码不会参与这种事情。


为你。只是为你。

——--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评论
热度(5)
©满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