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城

艺术家的

就是......产出?

有点豆比那样?嗯其实我不是那样的人对我是很活泼可爱的

也许吧,求不挂


---------

如果说我们在学生时代不知道哪些被视为洪水猛兽的—我是指本能的,有关性与爱的—东西,那纯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,nonsense。在这种角落里长着石南花的学校里,那种令人不解(又是nonsense)的气味中,不会有人不肯蠢蠢欲动。Mais qui est-ce?是我。

我现在揽进怀里的爱人,在某个阴沉的九月初,淋着雨,毫不在意地坐在渗水的人造草地上,第一次向我招手。如果他的郑轩记性就像一条金鱼,那他大概记不住什么有关雨中的旖旎风景。他,comme il faut ,不如说是怕麻烦的一种奇特性格,在他的意识里自己是配不上这个伸出湿漉漉、光滑洁白手臂的缪斯,啊,所以一定要解释在一起的缘由,一定是他先开始诱惑我的。

他次年的三月份站在寒风里,手指颤抖的捏着演讲稿的时候,就已经(他亲口告诉我)注意到了台下目光炙热的追求者。或者是,趁着稀缺的体育课,把手伸进我的桌膛里,扯出那张注定要被销毁而不会递到他手中的信—恋爱的人有时会写的情书。那个时候。于是他开始的,好奇的心态让他故意的走进蜘蛛的网里。这个红宝石似的维纳斯。

我亲爱的学习部部长,可靠的队友,具有奉献精神脱离低级趣味的团员,在熄灯后情欲弥漫的夜晚,是足以让人彻夜不眠的兴奋剂。

某个温暖的夜晚,我和他谈论着正常的社团活动的事情,慢慢走到空无一人的地方。星光和弦月,以及树的阴影!我迷迷糊糊地接受着他的热情。在灯光照不到的树下,像以往的夜晚一样赤裸裸地交欢。

 “穿上衣服,容易着凉。”

他只是慵懒的把手臂搭在我肩上,轻轻吻了吻,然后整个人扑在我怀里

“等一会儿,我挺累的。”

就在这等一会的功夫,我们被巡夜的老师发现了。年轻的老处女红着脸匆匆走开,就像什么都没有看见。没有全校通报,没有处罚,甚至连警告都没有。在这种羞于启齿的纵容里完成着我们的仪式

我看到过一句话,一个女孩写着:我们面前是看不见尽头的黑暗。

我们享受着黑暗。

—————

其实是一个大剧情这种最多算个没完的番外【躺

没有正片的番外

嗯 小学生文笔【躺

评论
热度(7)
©满城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