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城

艺术家的

ERIS·洛茵尔:

我的天!有生之年!鸣佐的太太们真棒!

今天也不想写文的泗橘:

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鸣佐盖过佐鸣,此生无憾……

咸鱼卷饼:

普天同庆啊,谢谢太太们,战斗力那么强【泣】

诗之神韵就是这样喵:

哇鸣佐居然是日本榜第一所有tag里前十......普天同庆www

在那之后

刀。

逻辑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。他说。送我到十字路口吧。

徐景熙这样说的时候,语气语调都很平稳,眉间眼角甚至因此似乎带上了一点笑意。

这并不是郑轩第一次没有看懂他的情绪,但他仍然慌乱了起来——不过那不重要,郑轩想,只能说明他和徐然不一样,不是一个可以适应很快的人。所以即使他们怀着相同的负罪感和如己所料的轻松,徐景熙还是会比他藏得更好。

他一向这样。

郑轩眼前恍惚出现了那个尚还年少,聪明隐忍的徐景熙。


那年郑轩只是单纯地和景熙约好赏樱, 大家年纪相仿,也不会有什么不自在,比起一个人对着显示屏嘟囔还是喜欢和同伴在一起吧。

后来他们就真的...

初春暖

徐景熙倚着窗框像窗外看去,一只白鸽扑棱棱地飞入了视野,又倏然远了,蓝色的背景干干净净,浮云的边界也清晰,包含着浅暗蓝色的阴影,悠然向西飘去。

他这样一直看着,觉得颇有意思,没有注意到身后放轻了脚步走近来的郑轩。

郑轩在门口就看见了他看着外面,安安静静,阳光淡淡地虚化了边界,与他一起购买的私服也是淡淡的蓝色,一时竟与记忆中四年前的人重叠了起来。

是他吗?不是吗?郑轩毕竟也是四年没有再见过他,被多次否认后反而自己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来了,但是在这一刻,他毫无根据地确定,面前的这位军医,一定就是在一千多个夜晚深深怀念的人。

夏日的清风从窗外吹入,搅动起室内温热的空气。


“徐然。”

坚定...

下雪了!!!!!!!!!雪!!!!!是雪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雪❄️❄️❄️

我要挂我同学!我给她画了三只妹子【好吧有一只汉子】!她给我了这个!


.......其实也不错起码可以混个tag

背面还有喻黄【掩面而泣】

【把那个表情倒过来看就特别诡异.........

我以前也觉得叫人的时候只念后面两个字,女生可能还好吧,男生就。。

直到有一天突发奇想【蓄谋已久】去注意。

我们班男生的称呼方式真是...........

另外,阿琳笑我是定语狂魔=-=如果有机会八一八她。哼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每当我可爱的诱惑者细致地研究纳博科夫的时候,会对外界(除了我)显示出一种厌恶的状态,认真学习是他的天性,就像他的眼睛和声音会惹恼嫉妒与傲慢。他每次脱掉他的衣服走过来的时候,疤痕还模模糊糊的有些影子。

印记。

就像我爱上他是因为(毫无道理的)向我挥舞的手臂,也许,我的意思是我有这个猜测,这个被...

就是......产出?

有点豆比那样?嗯其实我不是那样的人对我是很活泼可爱的

也许吧,求不挂


---------

如果说我们在学生时代不知道哪些被视为洪水猛兽的—我是指本能的,有关性与爱的—东西,那纯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,nonsense。在这种角落里长着石南花的学校里,那种令人不解(又是nonsense)的气味中,不会有人不肯蠢蠢欲动。Mais qui est-ce?是我。

我现在揽进怀里的爱人,在某个阴沉的九月初,淋着雨,毫不在意地坐在渗水的人造草地上,第一次向我招手。如果他的郑轩记性就像一条金鱼,那他大概记不住什么有关雨中的旖旎风景。他,comme il faut ,不如说是怕麻烦的一种奇特性格,在他...

 @千千晚归鸟 午酒大大QAQ,偷偷弄好了这个……我可能今年不会出现了....【尽量出现吧……

嗯还有午酒大大的观后感........我要好好想想


 @303番使徒 阿毛大大.........不要嫌我字丑QAQ

还有如果侵权或者有别的不合适的地方,我会删的QAQ

©满城 | Powered by LOFTER